[合作] 成功調製芳香治療處方 – 精油在焦慮症與憂鬱症上的應用・續(5)

by | 十月 6, 2017 | 健康生活學院, 健康讀書會, 芳療生活 | 0 comments

抗焦慮和鎮定作用

研究者相信,某些精油成分可以和多種神經傳導受體結合,包括 GABA A(γ -氨基丁酸A)、血清素1A( 5-HT 1A)、和腺苷 A 1( adenosine A 1)。精油的抗焦慮效果可能是來自 GABA 神經傳導系統的調控,也可能和血清素或腺苷神經傳導系統的調控有關。 GABA 是人體中樞神經系統中主要的抑制型神經傳導物質,而 GABA A是其中的一個次分類。 GABA A -苯二氮平複合受體是苯二氮平類藥物和受體結合的作用點。某些精油和其中的成分能使 GABA 受體出現反應,因此產生抗焦慮、鎮定和抗癲癇的效果( Tisserand and Young 2014 )。 Setzer ( 2009 )在研究中提到,普遍認為能舒緩焦慮的精油當中,大部分的主要成分都是沉香醇、牻牛兒醇和香茅醇等單萜醇類,此外就是檸檬烯和檸檬醛。研究者曾針對某些特定的精油成分,探討它們和情緒心理作用的相關性:

  • 沉香醇:沉香醇能作用於 GABA 系統,這可以解釋它的抗癲癇與鎮定作用,甚至和它的止痛效果也有關係(Guimarães, Quintans and Quintans-Júnior. 2013 )。研究者認為,沉香醇有可能抑制麩胺酸(一種興奮型神經傳導物質)結合,因此達到鎮定的效果。左旋沉香醇當之無愧地是薰衣草精油抗焦慮效果的功臣之一,而薰衣草精油中占有顯著比例的乙酸沉香酯,在單獨測試時並沒有出現抗焦慮的效果。不過,同時擁有這兩種成分的薰衣草精油,在效果上比沉香醇單一測試的效果更好(這樣的結果想必和協同效果有關)─確實,這兩種成分對於薰衣草的抗焦慮作用可以說是缺一不可。Takahashi 等人(2011)則認為,乙酸沉香酯的協同作用有可以能是因為它在邊緣系統當中會因為某種酯酶( esterase )的作用,而被水解成沉香醇。研究也顯示,吸聞薰衣草精油可以產生類抗焦慮藥物的效果,但活動能力並不會受到影響( Takahashi et al. 2011 )─從這裡可以看到芳香療法和傳統藥物治療相比的優勢。
  • 香茅醛:許多精油當中都有香茅醛,包括香茅、檸檬尤加利、青檸葉、香蜂草等等,研究者也針對這個成分來探討它對心靈、精神、感受的作用。它對中樞神經系統能發揮顯著的鎮靜作用,同時也有鎮定助眠的特質( Melo et al. 2010a ; Quintans-Júnior et al. 2010 )。
  • 香芹酮:右旋香芹酮是一種單環單萜酮,存在於藏茴香籽、蒔蘿籽和白馬鞭草( Lippia alba )等精油當中。 Hatano 等人( 2012 )的研究顯示,白馬鞭草的抗焦慮和安神特質都是來自其中的香芹酮成分。
  • 香荊芥酚:香荊芥酚是百里酚的同分異構物,大量存在於野馬鬱蘭、香薄荷和數不清的百里香屬植物當中(包括西班牙百里香 T. zygis 和常見百里香 T. vulgaris )。我們通常不會想到要用這些精油來達到鎮定安撫的效果,不過,Melo 等人( 2010b )的研究結果顯示,香荊芥酚可以透過 GABA A-苯二氮平複合受體來達到抗焦慮的效果。
  • 檸檬烯:研究顯示,吸聞存在於大部分柑橘屬植物精油中的右旋檸檬烯,可以達到抗焦慮的作用( Lima et al. 2012c ,引用自 de Sousa 2012 ),這也表示,它可能是讓甜橙精油對動物( Faturi et al. 2010 )和人類( Goes et al. 2012 )影響精神心理狀態的有效成分之一。

抗憂鬱作用

Lv 等人( 2013 )在研究中提到,憂鬱症的病理生理機制可以透過幾種假說來說明,不過其中最「主流」的說法是單胺缺乏假說( monoamine deficiency hypothesis ,也指因為缺乏正腎上腺素和血清素而出現了憂鬱症)。因此, Lv 等人認為,任何一種能抑制正腎上腺素以及(或)血清素被身體再吸收的化合物,客觀來說都可以算是有效的抗憂鬱劑。除此之外,單胺氧化酶抑制劑或是三環類藥物,以及新一代的抗憂鬱藥物,作用的方式不出以下兩種:其一是透過抑制突觸前神經元的再吸收作用,來增加單胺的含量;另一種方式則是作為單胺受體的拮抗劑,抑制受體作用。這些藥物的作用機制也支持了單胺缺乏假說的說法。可惜的是,在使用單胺類抗憂鬱劑藥物的患者當中,有將近三分之一都出現了不良的副作用,而諸如像認知行為療法等心理治療的幫助,在證據資料上相對不足。因此,我們接下來要探討精油有可能以何種方式影響和憂鬱症有關的大腦神經傳導物質,畢竟 Lv等人( 2013 )在研究中也主張,芳香療法「用於憂鬱症治療的可能性應該要被認真地評估」。

所謂的「單胺」系統,包括大腦和中樞神經系統中的血清素和多巴胺系統,單胺能有效地降低血清素和正腎上腺素能被取得和實際吸收的量。不過,研究者也認為,精油的抗憂鬱效果也可能來自對額葉皮質中的血清素含量的翻轉效果,也就是說精油的香氣有可能對血清素的濃度起到調節的作用,這樣的作用機制和「目前所有憂鬱症治療藥物當中最好的抗憂鬱劑」的作用相仿( Lv et al. 2013 )。

目前已有許多精油和其中的成分被認為有顯著的抗憂鬱效果。其中有些被認為能刺激神經傳導物質多多釋放(例如佛手柑),其他則有抑制單胺氧化酶的效果(例如肉豆蔻和長胡椒),單胺氧化酶會使血清素和多巴胺等神經傳導物質被分解。 Seol 等人( 2010 )則認為,快樂鼠尾草的抗憂鬱效果是來自對多巴胺的調控。而精油的活化激勵和紓解壓力等作用,也可能來自某些精油成分,例如檸檬烯和檸檬醛,這些成分能降低血清皮質酮和大腦中單胺的濃度( Fukumoto et al. 2007 ),或者也可能是因為在自律神經系統起了作用。舉例來說, Shen 等人( 2005a )的研究顯示,葡萄柚的香氣具有「活化激勵」的效果,而薰衣草的香氣效果則剛好相反( Shen et al. 2005b )。檸檬醛是由橙花醛和牻牛兒醛這兩種同分異構物組成的,普遍存在於許多精油當中,包括檸檬香桃木、檸檬香茅、檸檬茶樹、山雞椒和香蜂草等。許多研究都證實,檸檬醛有肌肉放鬆和抗憂鬱的特質( Yim et al. 2009 )。

 

書籍資訊

  • 書名:成功調製芳香治療處方:成為專業芳療師必備的調配聖經,66種常見精油調配原理,105種罕見精油檔案
    Aromatherapeutic blending: essential oils in synergy
  • 作者: 珍妮佛.碧絲.琳德
  • 原文作者:Jennifer Peace Rhind
  • 譯者:鄭百雅
  • 出版社:大樹林

若您對此書有興趣,可至以下連結購買喔!

相關文章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
  • image